档案馆
印象深刻的六则往事
发布人:dagadmin 发布时间:2015-06-27  浏览次数:78

印象深刻的六则往事

  利隆义

我于1968年到校工作,至今正好40年。40年来,我一直在赣南师院工作与生活。

以下几件往事,系本人所亲身经历过的,现提供给广大校友分享。

一、我校教师积极参加防空工程建设

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世界反华势力十分猖狂和器张。为了做好应对战争的准备,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向全国人民了发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从这时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大规模的防空工程建设。

1970年初,当时学院已改称赣州专区“五七”教育学校,其主要任务是担负短期培训赣州地区中、小学校干部、教师的任务。学员流动性大,在校学员很少。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学校要进行防空工程建设,只有从当时未担任教学任务的教师中抽调人员,来参加这项工程建设。

这项工程是从1970年下半年开始至1972年底为一个阶段,历时三个年头。我从工程开始就参加了这项工作。当时学校政工处的丘万志同志是负责人,我协助他工作并担任物资材料的保管工作。

现今每当回想起当时施工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当时,抽调来参加这项工程建设的教师,绝大多数都未经历过劳动强度超负荷的锻炼,参加这次防空工程建设,从搬运沙石材料到搅拌混凝土、开挖隧道、浇灌隧道等都是高强度的劳动。如今蓦然回首,真是令人感慨万千啊!

参加这场人防工程建设,对我个人来说,除了思想、意志等方面得到锻炼外,我的身体也锤炼锝更加健康、结实。在这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当时可炼出了一把好力气哟,那时可以在肩上扛一包百斤重的水泥,同时两手还可以拎一包百斤重的水泥往前走。所以,当时参加建设工程的人都说:老利,你的力气可不小啊!

二、一场别开生面的篮球赛

1976年,经教育部批准恢复的赣南师专已经连续三年招收全日制专科学生。

新生进校后,当时酷爱体育运动的校领导提出学校教工要与体育科新生中的女子篮球队进行比赛。当时规定男教工的年令必须在45岁以上才能参加。我当时有幸参加了这场别开生面的比赛。

比赛在当时学校刚刚建成的灯光球场进行。有几百名师生前来观看。比赛进行得紧张激烈,精彩纷呈。其中引起场内外轰动的一幕,恰恰出在我的身上。当时,我正跃起投篮,这时突然从斜上方伸出一只纤细并不粗壮而又白皙的长手,紧紧地把我正要投出的球盖住,然后又打落在地。这一镜头当时引起观众的一片欢呼声。当时我只觉得满脸通红、羞愧难当,连忙要求我方场上队长把我换下场体息。后来我才知道这位“长手”队员名叫罗惠玲。她是我校女子篮球队的中锋。

这场比赛的情景使我至今难以忘怀,每当无参加教职工的篮球赛时,我都很自然的会想起这只“盖帽”的长手。这场球赛至今虽然过去三十余年,但在我的记忆中是始终难以磨灭的。

三、赴宜黄、乐安教育实习

1975年冬,数学科的学生60余人,以当时提倡的“开门办学”形式赴抚州地区宜黄、乐安两县进行教育实习。数学科冯长彬、黄庭松两位老师和我三人共同负责组织、管理学生的教育实习。

由于当时全国的经济形势比较困难,学生在实习期间的生活条件十分差,吃荤菜的机会都极少。但是,学生中绝大多数是工农家庭出身的子女,他们不怕苦、不畏难,认真备课、上课,积极组织学生开展各项课外活动,因而受到了当地教育部门和所在实习学校的表扬。

在组织这次教育实习的过程中,给我们三位带队教师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件事,可以说一生都难以忘怀。那就是,按预定计划我们三人第二天应从县城步行赴四十里开外而且要爬两座大山、一个叫新丰乡的初级中学看望实习生。然而,天公有意给我们作对,清早起就下起了鹅毛大雪,而且越下越大。去还是不去?我们三人犹豫片刻,最后考虑到实习学生都希望老师去看望他们,所以决定还是要去。当时,三人中以我的年龄最大(47岁)。途中,雪越下越大,尤其在登两座大山时,感到当时的景色难以形容,既冷峻又美观,当时三人都不约而同的唱起了《智取威虎山》中的一段:“闯林海,跨雪原,……”。当我们于傍晚出人意料地到达实习学校时,受到了实习学生和该校教职工的普遍赞赏和欢迎,有些实习生还感动得哭了起来。现在每当回想起这件事,我的心情都是久久难以平静的。

四、恢复高考后我院第一部自编教材问世

197712月邓小平同志提出恢复高考招生。当时百废待兴,尤其是高校的教材十分匮缺。鉴于此种状况,当时我院主管教学的副校长魏伟号召全校各系科自编教材,以解燃眉之急。同时带头参与教材的编写。

197712月初,魏伟副校长带领肖家亨、刘仁杰、利隆义、董源来等教师避赴至南康县唐江镇的招待所内闭门写书半月左右,终于把一本在粉碎“四人帮”和拨乱反正后师范院校必用的《教育学》一书编写了出来。这本书的问世,从打字、油印到装订成册全由自己动手,费时约一周。在这里特别值得提出的是:这本书是当时我们学院第一部自编的教材,它在全省乃至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许多高校纷纷来函索取。当然,从今天的眼光看,此书虽然属于校内自编教材,但是它在一些观点的论述以至文笔等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甚至错误,所以,这本书只使用了一次,后来就改用了全国的统编教材。

恢复高考后我院第一部自编教材的问世,可以不夸张地说是我院教学领域中的一件让人自豪的大事。

五、“苏区教育研究室”的成立与《中央革命根据地教育史》一书的出版发行

“苏区教育研究室”于197812月开始成立。当时研究室主要成员是:学校副校长魏伟、教育学科研室教师刘仁杰和利隆义,前二者为研究室的正副主任。随着研究工作的开展,后来钟文崧、肖廷翔、肖家亨、甘大模、张邦琏、董源来、曾维才等同志也参加了研究工作。

苏区教育研究室,首先从调查研究入手,组织人员先后到省档案馆、博物馆和赣南、闽西、井冈山地区三十余县市的档案馆、革命纪念馆、博物馆搜集资料,还专访老红军、老革命,与他们座谈。特别是还组织人员赴北京中央革命博物馆、中央历史纪念馆、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搜集资料。例如为了掌握“古田会议”的资料,我们在古田就整整呆了三天。

在掌握了大量的资料后,苏区教育研究室经过多次研究,决定从先编写几册苏区教育方面的资料入手,并为撰写专著打基础。因此,在掌握大量翔实资料的基础上,我们先后编写了“中央苏区教育资料选编”(约20万字)、“江西苏区教育资料汇编八册“(约158万字)、《中央革命根据地教育史大事记》(约8万字)。

198334月间,时任江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教育厅厅长的吕良同志受原中央教育部副部长董纯才的委托,要求我院“苏区教育研究室“编写出一部反映当时中央苏区教育状况的专著。自这时起,我院“苏区教育研究室”的人员,集中力量,费时四年,终于编写出一本在全国尚无先例的撰写“中央革命根据地教育史”的专著。这本专著于19895月由中央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发行后,深受全国各界、特别是深受全国高师院校的好评。

我院“苏区教育研究室”所取得的成就被全国许多单位和部门所关注;我们先后接待和接受过全国数十所高师院校的来函或来访,解放军军事科学研究所、朱德同志的女儿朱敏以及省教育厅的干部及偕同来的日本留学生都曾来校访问过。、

六、筹办了一次备受称赞的学术年会

199212月江西省心理学会的学术年会决定在赣州召开。筹备工作由我院负责。经学院研究后,指定由教育学科教研室具体负责筹办工作。教研室当即抽出何重仁、利隆义二人以及肖文等人负责筹办具体工作。

首先,筹办一次活动是要一定经费的,经费从哪里来?省心理学会拨给这次会议的经费只是区区500元,这么一点钱难道能组织一次近百人参加的学术会议吗?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我们只有采取募捐筹款,登门求助等办法,共筹集了约一万余元。最后总算使这次会议圆满结束了。

与会代表多数未曾来过赣州,我们组织他们游览了八境台、通天岩等名胜古迹,还先后组织了三次文娱或跳舞晚会、理事长的学术报告会等活动。代表们在开会期间的伙食费全由我们筹措,散会离开时,我们还赠送了一点纪念品。

总之,这次学术年会的召开,使我们学院在全省获得了一致好评,得到了全省众多院校的称赞,他们一致说:历年来,全省心理学会年会就数这次组织得最好,以后还要到赣州和赣南师范学院来开年会!


利隆义,男,生于1932年,1958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学院,1968年调赣南师专任教,副教授,1992年退休。